<del id="3ptdf"><th id="3ptdf"></th></del>
<span id="3ptdf"></span>
<span id="3ptdf"></span><ruby id="3ptdf"><video id="3ptdf"><del id="3ptdf"></del></video></ruby><span id="3ptdf"></span>
<strike id="3ptdf"><dl id="3ptdf"><del id="3ptdf"></del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3ptdf"><dl id="3ptdf"><ruby id="3ptdf"></ruby></dl></span> <strike id="3ptdf"></strike>
<ruby id="3ptdf"><video id="3ptdf"><ruby id="3ptdf"></ruby></video></ruby>
<th id="3ptdf"><video id="3ptdf"></video></th><th id="3ptdf"><video id="3ptdf"></video></th>
<ruby id="3ptdf"></ruby>

58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契约老婆 > 第321章 杀手就在对面
瞧了王枫一眼,见王枫正在专注的瞧着两位女士,也便不说话了。却见两个女人都是仪态万方,只是一个年轻,一个年纪稍微大一点而已。

雪百合道:“这位姐姐打扰了啊,您这裙装当真好看呀,穿在你的身上真是太合适不过了,那家服装店应该请你做代言人的呀。”

说着捂嘴而笑,恭维的很露骨。那个女子一笑道:“妹妹你的衣服也很美呀,再?#30340;?#36824;比我年轻,身材又好,穿什么都会很漂亮的。”

雪百合笑道:“姐姐夸的我都不要意思了,姐姐这一身裙装虽然很漂亮,但要是在配上一朵胸花那就更完美了,咱们姐妹今天相遇算是有缘,我这朵胸花就送给姐姐了。”说着将手里的百合花轻轻的放在她的面?#21834;?br />
那个女子神色微变,但随即一笑道:“那就谢?#24187;妹?#20102;,你的建议很好,我记住了,妹妹放心吧。”雪百合嫣然一笑,?#32422;溉说?#28857;头,回到?#32422;?#26700;上坐下。

二宝喝了一口酒笑道:“你不是给美女敬酒,是给同行敬酒的吧?”雪百合微微一笑,却也没有否认。

那个女子正是杀手之一,这次她费了不少?#34383;?#25171;听到了王枫的一些行程,知道今晚他可能会出来参加这个晚宴,所以刻意的去接近陆老板,她这样风情万种,又气质出众的女人,陆老板一见之下,便为之心折,不料此来还有次奇遇,简直大喜过望了,今天便带来显摆。

她正在寻找下手的机会,却不料雪百合忽然出?#33267;耍?#22905;虽然不认识雪百合,但是这朵银百合她是知道的,同行里有一个神秘莫测的女杀手,用的就是这个标记。

她这番举动是提醒?#32422;海约?#30340;身份已经被她瞧破了,并且警告?#32422;?#19981;要在她的面前动手。

作为一个杀手,身份被人识破就是失败了。她强自按捺住心中的慌张,应酬了两句就自称身体不适,要先告退了,她要走,陆老板自然也坐不住了,说今天已经很尽兴了,感谢王总的盛情款待,请王总务必要去上海玩玩,他一定要尽地主之谊云云,便急急忙忙跟着去了。

张老板坐了一会儿也起身告辞了,二宝等兄弟们还有坐在家里盯着屏幕的丁芬等人都松了一口气,可算完事了,赶紧回来吧老大,外面可是很危险滴。几人说笑着往餐厅外面走,王枫走在前面,忽然一个女子疾步走过,低着头跟他撞了一个满怀。

她手里还拿着红酒杯子,一撞之下脱手掉下,王枫眼疾手快,一把抄住,顺势轻轻的扶住她的腰,笑道:“对不起,你没事吧?”那个女人吓了一跳,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,忙连声道歉说是我不对,王枫笑着说?#36824;?#31995;,将杯子还给她。

却听一?#35828;潰骸?#20320;他妈的走路没长眼睛啊,看着女士过去还他妈的不赶紧让开,好狗还不挡道呢!”这人一路跟在那个女人后面,应该是一起的。王枫见他三十来岁,体格健壮,满脸横肉,一看就?#32043;啾下叮?#19981;是个善茬子。只是如此粗鲁,出口就伤人,真?#24187;?#26377;教养的了。

李阳和张老板都很生气,心说这人怎么这样啊,我们走在后面看的清清楚楚,明明是这个美女低着头走路撞到了我们王总,你怎么还张口就骂人呢,你猜瞎了呢!两人?#32426;?#19968;皱正要发火,却被王枫拍了拍肩膀道:“没事的,我们走吧。”两人这才不说话了。

那个人却还不肯罢休,见李阳和张老板的神色不愉,他更不高兴了,嚷嚷道:“怎么的?不服气啊,来过来,咱们一起聊聊!”说着还要往前上,王枫对李阳试了一个眼色,跟张老板说?#32422;?#36319;朋友聊两句,?#32654;?#38451;送你回去先。李阳会意,拉着张老板先行离开了。

他可不担心老大有什么事,老大的本事他是心里有数的。再说还有二宝他们好几个兄弟呢,他们不欺负别人就算是好的了,还怕别人欺?#28023;?#21487;能是老大见那个?#19968;?#20986;口不逊,想要教训他一下也说不定的。

二宝等人本来已经起身了,见状又不慌?#24187;?#30340;坐了下来,倒也没有紧张,因为一看这个?#19968;?#23601;是故意惹事,肯定不是杀手。那个女士涨红着脸道:“闻虎,你发什么?#21697;瑁?#26159;我走路太快碰到这位先生,你干嘛骂人?快跟人家道歉。”

那个叫闻虎的?#19968;?#26412;来还一脸?#32043;啵?#38395;言马上就嘿嘿一笑道:“你说道歉就道歉呗,嘿嘿,对不起啊,别害怕,我这个人说话声音就是大一点,以后在省城有啥事就提你虎爷的名字啊,不过下回走路还是小心点,要不真的容?#35013;?#25549;。”这说的还不是人话啊。

又?#38405;?#20010;女子道:“子焉,你急急忙忙的跑什么?好不容?#23376;?#21040;了,一起喝两杯啊,我跟你说了我那个首都来的哥们背景老深了,认识很多上层人物呢,你跟他熟悉一下?#38405;?#22312;首都的公司有好处,他也蛮欣赏你的,想跟你认识一下呢,你看你这个跑。”

说着一把拨开挡在前面的王枫,就要伸手拉那个女子,那个女子本能的一侧身又躲到了王枫的身后,王枫被他拨开也没有生气,他是不会跟这样粗鲁的人计较的,正?#24613;?#36208;开,那个?#19968;?#21364;?#30452;?#20102;脸色,指着王枫的鼻子道:“你小子是故意的是不是?挡爷的路可是要死人的!”

他满嘴酒气,显然是喝了不少,说话舌头都有点大了,刚才就是他在后面追着,那个女?#28216;?#20102;躲着他才撞到王枫的,现在见他对?#32422;?#36824;没完没了了,王枫也有点生气了。我又没惹你,还处处的忍让,你也不能纠缠不休啊,再说人家女孩不想理你你也不该纠缠她的吧?

他还没说话,那边又快步走过来两个个女孩子,看着也都三十岁左右了,打扮的都是中规中矩,看来不是上班族就是哪个公司的白领,她们是那个子焉的同伴,见到他们发生了一点争执,忙过来劝解。

那个闻虎不?#22836;?#30340;道:“去去去,都一边儿去,子焉一会儿要跟我们喝酒去,你们该散就都散了吧啊,别他妈的自?#20063;?#33258;在。”那个叫子焉的女子忙道:“我也不吃了,我们走吧,他喝多了,你们别理他。”

闻虎拉下大脸道:“韩子焉,你这是打我的脸啊,要是你不过去我怎么跟我那位朋?#21568;?#20195;?你知道我闻虎最好面子,也最重朋友,你这样我可下不来台了啊。”说着又要推开王枫,这下王枫可不任由他再伸手,举手一格,将他的爪子打开。

闻虎正好借机发作,骂道:“你他妈的还敢打我?”不由分说一拳就打向王枫的面门,王枫伸手将他的拳头握住,冷冷道:“有话好说,不要动手,哦,也不要骂人。”闻虎用力的往回抽了两下,感觉王枫的手就好像是铁铸的一样,知道遇?#25509;?#33580;子了。

忙把嘴里的一句脏话咽了下去,好汉不吃眼前亏,闻虎是酒醉心里明。王枫见他不吭气了,才松开他的拳头。餐厅的服务员也过来劝说,那个闻虎就坡下驴,黑着脸对韩子焉道:“子焉,今天你不给我的面子,别怪我明天就不给你的面子,你知道我是什么人。”

韩子焉也不搭理他,拉着两个同伴就走,想了想又轻轻的拉了拉王枫的衣角,示意他也赶紧走吧。王枫瞧了一眼还有点不忿的闻虎,也没吭声,掉头走了。在门口韩子焉才对王枫感谢道:“真是谢谢你了这位先生,要不是你挡着,我还真怕他拉我呢。”

王枫笑道:“没什么,再说这里这么多人,哪能任由他胡闹呢?”韩子焉叹了口气道:“先生你是外地人吧?不认识这个闻虎?嗯,总之以后遇到他赶紧躲开,这个人不好惹的。”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来递给王枫:“我叫韩子焉。”

王枫接过名片一看,上面抬头赫然写着韩式集团公司,我去的,不会这么巧吧?这?#24187;?#22899;竟然也是韩家人,嗯,韩子?#28023;?#38889;子焉,看她年纪也近三十了,可能是韩子韬的姐姐吧??#32422;?#26080;意中竟然认?#35835;?#38889;子韬的姐姐,呵呵,这可真算是狭路相逢了。

他对韩子焉笑了笑道:“我没有名片,我叫王枫,是星河公司的。”韩子焉一惊:“你是王枫?”韩子焉就是韩子韬的姐姐,她这?#20301;?#26469;省城是要处理一些事情,晚上没事就约了两个朋友一起吃饭休闲,却不料遇到了闻虎那个混蛋,活活的打扰了她们悠闲的晚餐。

闻虎是省城一家珠宝行的老总,这也罢了,他的叔叔却是省城市的市委秘书长,还有他的一个?#21496;?#22312;首都的某部任职,虽然只是一个副司长,但是所在的司却很重要,甚至有时候省市里的市长市委书记想要在首都见他一面都很难。

有这两层关系,闻虎在省城就横着走了,他跟韩子焉是大学同学,对韩子焉垂涎已久了,当年就对韩子?#20260;?#32544;烂打,后来韩子焉出国留学,总算是躲过了他的纠缠。期间他娶了一个模特儿做老婆,却因为家暴离婚了,当时还闹的沸?#37266;?#25196;的。

有了这个家暴大老婆的名声,几乎所有女孩子都对他避之唯恐不及,更何况人家韩子焉了,半个眼睛都瞧不上他。可是他却觉得?#32422;?#36319;韩子焉十分的般配,等韩子焉回国后又对韩子焉发动了疯狂的攻势。

但是韩子焉此时可不是当年的小女孩子了,简单直接的告诉他三个字:不可能。他虽然知道?#32422;?#26159;追不到韩子焉了,但却一直对此耿耿于怀,总还是想方设法的要接近她。

甚至还借着一次喝了酒,对韩子焉说不结婚可以,但是我们可以做情人嘛,你都快三十了,也要有生理需求的不是?#31185;?#30340;韩子焉大哭一场,还骂了他一顿。
加拿大快乐8是真的吗
<del id="3ptdf"><th id="3ptdf"></th></del>
<span id="3ptdf"></span>
<span id="3ptdf"></span><ruby id="3ptdf"><video id="3ptdf"><del id="3ptdf"></del></video></ruby><span id="3ptdf"></span>
<strike id="3ptdf"><dl id="3ptdf"><del id="3ptdf"></del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3ptdf"><dl id="3ptdf"><ruby id="3ptdf"></ruby></dl></span> <strike id="3ptdf"></strike>
<ruby id="3ptdf"><video id="3ptdf"><ruby id="3ptdf"></ruby></video></ruby>
<th id="3ptdf"><video id="3ptdf"></video></th><th id="3ptdf"><video id="3ptdf"></video></th>
<ruby id="3ptdf"></ruby>

<del id="3ptdf"><th id="3ptdf"></th></del>
<span id="3ptdf"></span>
<span id="3ptdf"></span><ruby id="3ptdf"><video id="3ptdf"><del id="3ptdf"></del></video></ruby><span id="3ptdf"></span>
<strike id="3ptdf"><dl id="3ptdf"><del id="3ptdf"></del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3ptdf"><dl id="3ptdf"><ruby id="3ptdf"></ruby></dl></span> <strike id="3ptdf"></strike>
<ruby id="3ptdf"><video id="3ptdf"><ruby id="3ptdf"></ruby></video></ruby>
<th id="3ptdf"><video id="3ptdf"></video></th><th id="3ptdf"><video id="3ptdf"></video></th>
<ruby id="3ptdf"></ruby>